首頁 > 最新動態 > 行業動態
聯系方式

聯系人:侯金山

電 話:0552-4096118

傳 真:0552-4096118

手 機:18605524346

    13485523917    

郵 編:233000

地 址:蚌埠市長樂路科技中

    心310室

行業動態

污染成企業軟肋 多地整治重金屬污染

文字:[大][中][小] 2012-8-1  瀏覽次數:1822

  近日,記者了解到,多個地方政府正在針對重金屬污染進行一系列專項防治工作。環境污染隱患已經成為制約企業發展的軟肋,“血鉛”“汞中毒”等污染事故在拷問企業道德的同時,也對相關重金屬企業如何應對環境風險提出新的命題。記者調查發現,在安全環保方面,企業面臨成本升高以及技術升級的難題。專家指出,目前國內已經有相對規范的標準進行重金屬綜合環評,企業在生產冶煉環節如果嚴格遵循環保標準通常可以有效防治污染事件的發生。

  防治 多地專項督察重金屬污染

  《經濟參考報》記者從權威渠道獲悉,江蘇省近日組織專項督察組對重金屬污染防治工作進行為期半個月的督察,并對全省的部分化工園區環境整治和企業整改情況進行督察。

  在此次督察階段,共有6個督察組分赴全省13個省轄市,采取隨機抽查方式重點對各地涉及重金屬污染物產生、排放、利用、處理處置企業的產排污狀況、污染防治管理情況等進行了實地督察。共檢查126家企業(其中94家涉重金屬企業)和9家化工園區的13家污水處理廠、19家生產企業。

  江蘇省環保廳通報稱,在重金屬污染防治上,發現個別企業超標排放現象仍然嚴重。“少部分涉重金屬企業存在治污設施設置不齊全和管理不規范、運行不正常、不能穩定達標排放等問題。”此外,在“環評制度執行層面”和“涉重危險廢物轉移”方面還存在一些“短腿”現象和漏洞。

貴州省一位國土系統人士告訴本報記者,貴州近日也在強化一些環境敏感點上有色金屬、重金屬及稀有金屬等的環境監管力度。對檢查出環境風險隱患的企業,督促其及時完成環境風險隱患整改;對涉及危險化學品、危險廢物產生及經營單位進行排查,對重點危險化學品、危險廢物企業加強監控;對造成環境污染事故的企業和個人嚴格追究相關責任。

  另據本報記者了解,太原市近期決定對全市重金屬排放企業開展“每兩個月不少于一次”的定期監督性監測工作。此次監測工作涉及山西太鋼不銹(3.52,0.02,0.57%)鋼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化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硫酸廠等49家市級重金屬排放企業。按照要求,相關環境監測站需通過建立定期監測制度,重點對監管企業重金屬排放車間、企業排污口水質、固體廢棄物排放等進行監督性監測。

幾乎與此同時,廣東、山東等省近期在環保整治工作中同樣將重金屬污染企業列為整治重點。先后加大對重金屬危險廢物的監管力度,對轄區內重金屬污染企業展開排查整治。

  現狀 重金屬污染隱患不容忽視

  云南黃金集團地質總工程師和中華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云南方面一直對重金屬污染防治工作較為重視,相關防治工作也有一些成效。但是“一些礦區,由于長期高強度和粗放型的開發、冶煉、加工,仍然存在較為嚴重的重金屬污染隱患。”

  據和中華介紹,云金集團旗下一個鉛鋅礦在早期階段曾對“鉛污染”十分頭疼。而周圍村民在私采過程造成的“鉛中毒”則將環境問題進一步放大。

  國土部發展中心林棕則告訴本報記者,由于礦產資源在開采過程中,往往是多種礦產資源混合在一起,而在針對主要礦產資源的選礦、冶煉階段,其他的產品會被廢棄排放。“很多重金屬如鉛、汞、鉻、鎘、砷等進入大氣、水、土壤,并累積到一定含量會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

  近年來,重金屬污染事故近期呈高發態勢。業界認為,重金屬污染通常是指比重大于5或4以上的金屬或其化合物所造成的環境污染。據林棕介紹說,“超過一定濃度,所有金屬元素對生命都有一定毒害作用。尤其在粗放性開采階段,造成污染往往是整個產業鏈的問題。”

  而記者了解到,涉鉛、鎘、汞、鉻及類金屬砷的行業,除了多集中在有色金屬礦產開采和冶煉外,還涉及電池、煤炭、醫藥等很多工業領域,不僅范圍廣且涉及的企業數量更難以統計,環境風險正成為涉重企業頭上的一道緊箍咒。

  廈門鎢業(41.20,-0.30,-0.72%)總裁莊志剛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幾乎涉重企業的任何項目在前期階段都要經過環評程序。尤其是近幾年,相關開發區均設立了較為嚴格的準入條件。“具體到不同行業,在環保方面面臨的風險也不盡相同,比如一些鉛鋅礦及加工企業與城市之間的安全距離要求就更為嚴格。”

  隱憂還來自于產能的快速增長。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金屬礦業在國民經濟的基礎地位和支柱作用日益增強。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則顯示,今年6月份10種有色金屬產量322萬噸,日均產量10.7萬噸,同比增長5.8%;較5月增加了17.6萬噸,環比增長了5.79%;上半年累計產量為1769萬噸,較去年同期增長了6.7%。

  治理 更多成本及技術支出

  云金集團另一位負責人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為整治安全環保隱患,及金屬非金屬礦山安全達標建設,云金集團每年投入資金接近2億元。本報記者此前在實地采訪中得知,該集團2011年實現銷售收入為65.09億元。

  莊志剛告訴本報記者,廈門鎢業在除塵、過濾、沉淀及綜合開采環節,針對相應設備的改造升級每年均需要增加不同規模資金投入,以達到國家相應環保標準。“尤其在粉塵回收利用、水循環和除塵系統上”。他說,一噸鎢成功回收利用后價值在十幾萬元左右。

  至于用于環保污染防治的總計成本,莊志剛表示“不清楚具體數目。”江西銅業(21.40,-0.49,-2.24%)集團公司一位負責人亦同樣表示,“環保防治工作集團一直在做,但是成本方面沒有具體統計過,只有公司財務清楚。”

  “目前重金屬回收主要體現在綜合利用上,在廢水排放上已經普遍可以做到‘零排放’,即通過處理后的廢棄水可以達到‘零污染’,然后再回收利用”。據和中華介紹,“達到零污染標準以后,即使廢水進入地下水系統,也不會對自然環境及人體造成重金屬危害。但是目前針對固體廢棄物國內尚做不到零污染的標準,通常只回收廢棄物中含量相對較高的部分”。

  和中華坦言,“而這種回收過程的含量標準,目前并沒有統一規范,完全視技術而定”。而技術的升級取決于企業愿不愿意進行資金投入。林棕告訴本報記者,“國外在廢棄物排放方面目前已經具備更為先進的技術,可以將固體廢棄物的含量降至很低。”

  據林棕介紹,目前在污染比較嚴重的幾個省區都有重金屬污染治理方面的一些經驗,“其中主要的是依靠回收,其次是固化和無害化處理,比如采取深埋等措施”。

  本報記者在環保部近期的一份“擬批準的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中發現,河北鋼鐵(2.60,0.03,1.17%)集團礦業有限公司、四川安寧鐵鈦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黃金集團內蒙古礦業有限公司等企業,各自分別擬用于建礦、生產線、項目變更方面的環保投資分別為7735萬元、4250萬元、24300萬元。分別占其總投資額的0.78%、11.07%和8.94%。

  和中華進一步指出,重金屬在綜合環評上,目前國內已經有相對規范的標準,在生產冶煉環節如果嚴格遵循環保標準通常可以有效防治污染事件的發生。“發生污染的企業,往往是不達標企業,或者是通過環評后在后期監管不到位的企業。”

 

相關文章

·萬科坦承建材質量瑕疵 堅持精裝房戰略
·全國水泥需求疲軟 市價繼續下行
·建材下鄉傳播低碳理念 木質建材揚帆破浪
·石材行業:四萬億基礎設施建設帶來新機遇
·鋼纖維——材質獨特性能優良
·會展中心鐵質窨井蓋常丟失 管理人:改成水泥材質
北京赛车pk开奖